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凡刺桐第一博客

http://wwlong1818.blog.163.com/平凡刺桐第二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伴侣是面镜子,你不温柔,怎能奢求他呵护?  

2015-03-02 16:11:03|  分类: 设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她和他的今天,他有责任,她也难辞其咎。幸福是挺简单的一个事儿,改变他之前,先试着找回那个令人喜欢的自己。

  

  当初不是没爱过

  小宝要喝奶,张大龙想都不想就从冰箱里拿出半盒冰牛奶。

  “不知道孩子拉肚子了啊!”郭亚芳一声呵斥,惹得小宝放声大哭。

  “妈妈不是人,咱不和她一般见识。”张大龙抱起儿子顺嘴乱哄。两岁的孩子懂什么,爸爸说一句,他就学一句:“妈妈不是人。”

  这样的戏码,平时经常有,郭亚芳也没往心里去。等下楼和邻家主妇一起看孩子时,儿子再这样说,她就有点挂不住脸了。

  邻家孩子和小宝一般大,爸爸是大学讲师,妈妈和郭亚芳是前同事,也不算什么高贵家庭,可人家的孩子简直像个小绅士,见人主动打招呼,才艺表演又是背诗又是唱歌。小宝和人家一比,完全输了阵脚,除了撒欢儿胡闹,时不时的还会来两句国骂。

  小孩子当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他们不过是依葫芦画瓢跟着大人有样学样。为此,郭亚芳和张大龙说过无数次,当了爹,哪怕是为了孩子,也该改改自己的粗俗和无知。张大龙却不以为然。

  郭亚芳和张大龙的相恋源于一场英雄救美。几年前,新手上路的郭亚芳遇到了碰瓷的无赖,僵持不下时对方气势汹汹要动手,关键时刻,一个汉子站了出来:“欺负女人算什么东西。”

  这个人就是张大龙,在他的仗义帮助下,事情有惊无险地解决了。为了表示感谢,她特意请他吃饭。席间才知道,张大龙的妹妹竟是自己的小学同学。

  多了这层关系,两个人很快亲近起来。那时候郭亚芳家正装修,作为独生女的她两眼一抹黑。张大龙在建材市场开门店,买什么都内行,在他的帮助下,房子装修得经济又实惠。父母很开心,新屋搬迁那天,将张大龙请为上客。

  父母首肯了,郭亚芳也动了心。张大龙这个人,除了学历低点,无论外形还是工作,都还算不错。

  就这样,郭亚芳和张大龙顺顺利利结了婚。婚后没多久,郭亚芳不适的感觉就出来了。

  高中毕业的张大龙没事时就爱喊几个工友来喝两杯。那些工友,仗义倒仗义,就是太粗俗了,咋咋呼呼的,嗓门大得隔着几层楼都能听见。郭亚芳受不了这样的嘈杂,抱怨过几次,工友不再带回来了,其他毛病又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—不爱洗脚,衬衣好几天才换一次,过情人节别人老公送玫瑰他却买回二斤羊肉。看着这个糙得让人扎手的男人,郭亚芳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  日子变成寡淡无味的白开水,吵架拌嘴成了家常便饭。有一次,两个人正吵着,暴怒的郭亚芳一抬头,镜子里那个怒发冲冠面带戾气的女人吓了她一跳,天呐,这还是自己吗?

  那个瞬间,她忽然想起前几天读过的一句话—每个人都有另一半,请不要将他的另一半逼出来。

  她愤怒又怨恨地摔了一个杯子,这个该死的张大龙可不就逼出了自己的另一半嘛。

  越看越不顺眼,这日子咋啦?

  再仔细想想,郭亚芳有了恐慌。婚前她是女文青,想象中的生活美好得像一幅画:文雅安静的背景下,养养花弄弄草,陪着爱人孩子赏月亮。

  等真的结了婚有了娃,那种浪漫唯美的场景,简直连个边儿都不沾。每天嘈杂地进进出出,比赛谁嗓门高一样互相吵着说话,但凡有点矛盾,摔盆打碗,那邋遢粗糙的形象,和市井俗妇没什么区别。

  愤懑纠结之际,一场同学会,让郭亚芳更觉悲催了。

  同学会上,她遇到了高中蜜友大橙子。让郭亚芳意外的是,大橙子的老公居然是林达。久别重逢的瞬间,3个人都有点尴尬。要知道,当初的当初,林达可是给郭亚芳写过情书的。为了学业郭亚芳拒绝了林达,没想到,10年后,他成了大橙子的老公。

  不过,再一想,又释然了,自己不要的男人,难道还不许闺蜜收吗?

  很快,郭亚芳同大橙子找回了过去的亲密。这时候才知道,大橙子住的小区,和自己只隔两条街。

  之后,郭亚芳和大橙子的联络多了起来。大橙子的女儿比小宝大一岁,那孩子是积木达人,能将普普通通的积木整成许多好玩的造型。小宝和人家耍过两次后,对这个小姐姐很是崇拜,每到周末就嚷着要去串门。

  郭亚芳也很喜欢大橙子家那种氛围。普通的两居室中,淡雅素净的墙纸,音箱中总淌着似有若无的音乐,翠绿的吊兰和绿萝生机勃勃地舒展着;大橙子绾着简洁的发髻,穿着碎花家居服,笑盈盈地陪着她说话;林达轻轻穿过客厅去厨房,不一会儿,她们面前各自有了一碗甜滋滋的冰糖雪梨水。

  “喝点这个,美容又养生。”

  听着这样殷勤的话,感受着这样温暖的环境,郭亚芳心里满是说不出的滋味。不止一次的,脑子里会蹦出一个念头,假若自己当年没有拒绝林达,是不是今天这个穿碎花家居服绾着发髻的女人就是自己了?

  这么一想,她对家里那个糙汉子更嫌弃了。

  听老婆总表扬闺蜜一家,张大龙很不服,趁着小宝生日,坚持将大橙子和林达请到了自己家中。

  开始他的表现还算好,煎炒烹炸地搞了一大桌子菜,对待大橙子和林达也礼貌周到。好歹总算没丢份儿,郭亚芳刚想放松,就见张大龙拎了一瓶酒过来。

  “老林,咱俩换点度数高的。”

  “不,不,我只喝红酒,喝不了白的。”

  “红酒都是娘们儿喝的,一个大老爷们儿老喝这个多窝囊,来来来,我先给你斟一杯。”

  酒壮狗熊胆,大橙子和郭亚芳还没反应过来,林达已经被张大龙灌了两杯酒,走路都飘了。

  “啧啧,一个男人就这点酒量,真是真是。”看着林达站不住的样子,张大龙装模作样地感叹。待到客人走了,郭亚芳立刻翻了脸:“你有病吧,好好的干吗灌林达。”

  “你才有病呢,一进门我就看他不顺眼,瞧他看你那眼神儿,正常吗?”

  得,蛮不讲理还带醋罐子,看张大龙气呼呼的样子,郭亚芳那个后悔,要不是自己多嘴说起林达给自己写情书的事,张大龙也不会小心眼成这样吧。

  幸福其实很简单,一起找回从前的自己

  让郭亚芳意外的是,一场酒醉,居然令林达喜欢上了张大龙。

  “林达说大龙这人豪爽义气有担当,值得交往。”

  郭亚芳撇撇嘴,豪爽义气有担当是不假,可这些并不是她想要的。

  “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我一同事查出了乳腺癌,手术做完还没化疗呢,那个缩头乌龟老公就出轨了。通过她这个事儿,我觉得有担当是找老公的首选。”

  “经不住考验的男人总是少数。”在郭亚芳看来,大橙子同事那样的遭遇,毕竟是个例。更多夫妻还是太平岁月里度时光,这样的时候,对方的素质和习性才是幸福的关键。

  “太平日子就没事吗?”大橙子叹一口气。

  原来,两年前,她父亲患病,需要10万元手术费。她和林达有5万元存款,要往外拿时,林达犹豫了很久。“同样的事儿,张大龙会这样吗?”

  张大龙?怎么可能。他一直将岳父岳母当亲爹亲娘一样呢!

  那天从大橙子家回来,郭亚芳对张大龙温和了不少。大橙子的婚姻突然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,全天下根本没有十全十美的婚姻。就如大家转载了上万次的那句话—他若没有缺点,怎么可能遇到你。那个瞬间,郭亚芳心头一直压着的阴霾和委屈透进了丝丝亮光,她忽然想到,若张大龙真的是高大上的完人,并不那么完美的自己是否有缘和他共度此生呢?

  如是一想,对那个糙人,生出了崭新的宽容。

  平常日子流水一样前行,一段日子后,张大龙好奇了:“老婆,你好像比过去温柔了不少呢。”

  温柔?好像真有点,将近大半个月了,她没和张大龙发火,就连他没洗脚就上床,她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同他吵,而是端了一盆洗脚水到卧室,监督着那家伙乖乖爬起来。

  “你这么一温柔,我仿佛又回到了热恋时……”一个糙人煽情起来也真肉麻,看着张大龙深情款款的眼神,郭亚芳还真有点不习惯。不过,老公的话又让她有些伤感:结婚10年了,她和他,谁不是面目全非地换了一个人?

  这些年,她一直怨恨是张大龙的糙激发了自己不温良的另一面,却不曾想过,张大龙的糙,是不是也是被自己的不温良所激发?原来夫妻俩,真的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一对共同体。付出什么,便收获什么,而一座围城的塑造,永远是两个人合力的结果。就像《流放的老国王》中的精彩描述,每个人都有可能使人幸福的元素,幸运的人总能以幸福激发幸福,而不幸的人,任由各自的元素跌入不同的轨道。

  所以,她和他的今天,他有责任,她也难辞其咎。如此说来,幸福倒成了挺简单的一个事儿,改变他之前,先试着找回那个令人喜欢、安静的自己。那样的话,另一个崭新的张大龙也一定就在不远的前方。

 ---------------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真如印像是一家佛画、行书的网店,{质朴无瑕} {反璞归真} 现代工艺与禅的完美创造工艺品,传递信仰、艺术美丽生活。了解佛文化请关注微信号:zhenruyx

淡之学 - 平凡刺桐 - 平凡刺桐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