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凡刺桐第一博客

http://wwlong1818.blog.163.com/平凡刺桐第二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上班的理想生活  

2015-01-31 10:48:32|  分类: 职场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回想起来,小时候的世界和现在很不一样:所有的大人都有一个他们所属的单位,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班,几十年如一日,仿佛永远也不会改变。在那些工作日里,世界的很多地方好像都停止运转了:静悄悄的街巷,空无一人的公园,冷冷清清的百货公司……偶然在这时去那些地方,心里会感到很不安,好像自己违反了规则似的。那个时候的时间过得均匀、缓慢,世界笼罩在僵化的秩序之下,刻板而缺乏生趣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工作不再等同于朝九晚五地上班的呢?似乎很难找到那个节点。只是记得上个世纪末,SOHO这个词开始在中国流行。在随后的十几年里,自由职业者变得越来越多。很多年轻人选择不去上班,他们在家、在咖啡馆、在旅途中工作,按照自己的意愿分配时间。尽管仍旧会有父母的反对,同事的质疑,可是辞职已经不再是不可理喻的选择,很多时候,它甚至被视作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——至少,你把生活的主动权握在了自己的手里。

上班,通常意味着在一个集体里工作。有上司,有同事,有规章制度。对于我们的父辈来说,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事,他们习惯了把自己安静地摆放在一个集体的某个位置上,跟着它一起运转,不管兴衰成败,都会觉得很安心。可是和他们比起来,年轻一代对集体远远没有那么强的归属感。所以,脱离集体也就不是多么艰难的选择。更何况,所换得的是他们最在乎的自由。某种意义上说,他们所感到的不自由,很大一部分正是来自于上司、同事和一成不变的规章制度。什么时间午饭,什么时间开会,几乎所有的事都要和别人保持一致,这本身就是一种束缚。而且,在狭小的格子间里,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注视下,没有任何隐私可言,并且为了维护正常、体面的形象,总是要花很多气力的。这样的一天过下来,就算没做什么工作,已经感到很疲倦。所以,不上班就能摆脱集体的制约。

对于那些从上幼儿园起,就开始感受到集体所带来的压力的年轻人来说,这真是极大的诱惑。

不上班的另一大好处,就是可以自由地分配时间。每个人的一天都是二十四小时,谁也不比谁多一分,谁也不比谁少一分,可是事实上它们并不是一样长的。在那些疲于奔命的时间里,人们忙得像一台机器,生活是真空的,那样的时间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。所以,也许只有那些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才是有意义的。不上班,也就不用再去挤地铁,抢出租车,不必在堵塞的高架桥上浪费生命,还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吃饭,什么时候睡觉,在天气好的午后忽然来了兴致,也可以约朋友一起去喝下午茶,又或是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把门一锁,去附近做一次短途旅行。身体和情绪如同潮汐和月亮,有着它们自己的节律。遵循这种节律,压力才能得到及时的释放,人们才能处在舒适的状态,才能拥有充沛的想象力,各种奇思妙想才会源源不断地产生。

当然,不上班未必总是好的。它可能会带来强烈的惰性,让人越来越懈怠,在无所事事中丧失了斗志和生趣。任何自由都不可能是无度的,不上班不代表失去对自我的要求和约束。恰恰相反,它需要你有更明确的目标和更强的约束力。如果能够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相信这些约束也并不算什么。所以,不上班之后生活的成败,其实取决于能否找到一项自己认为有意思、有意义的工作。有这样一项工作的存在,不上班的日子才充实完整,也才更接近我们所憧憬的理想生活。

摘自《鲤?不上班的理想生活》卷首语,张悦然主编。

---------------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真如印像是一家佛画、行书的网店,{质朴无瑕} {反璞归真} 现代工艺与禅的完美创造工艺品,传递信仰、艺术美丽生活。了解佛文化请关注微信号:zhenruyx

淡之学 - 平凡刺桐 - 平凡刺桐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