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凡刺桐第一博客

http://wwlong1818.blog.163.com/平凡刺桐第二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段暗恋,不知道会走成什么样  

2014-09-10 17:54:03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最柔软故事:一段暗恋,不知道会走成什么样| jiaren.org


文/若木空灵

这是我新注册的号,只为排解无法抒怀的情感,能在这里认识这么多同族人,很是欣慰。

以为暗恋是学生时代特有的产物,没想到工作了自己还是陷了进去。

暗恋是一条漫长的虚线,一段亲密,一段疏离,长短不一。

我的故事只有两个主人公,我自己,和他。姑且称自己叫若木,称他为希有吧。

我是个编辑,希有是我的直属上司,大我5岁。他是单身,所以这不是什么小三的道德困境。

遇见希有的时候,算是我人生比较郁闷的时期。

那时我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,放弃了一片大好的前程,冒天下之大不韪,跨专业去考我所心仪的文学研究生,可惜天不遂人愿。今年三月成绩出来的时候,我名落孙山。

既然没法继续学业,只能找工作。我喜欢文字,所以一直想找这方面的工作。其实倘若我委屈一点点,低一低头,我的文凭就可以为我带来一份衣食无忧的好工作,可惜,人就是自己这样,唾手可得的从来不屑,总想着那些够不到的远方。

然而,隔行如隔山,我抱着管理学的本科文凭怎么也敲不开那些文字编辑工作的大门。许多投出的简历如石沉大海毫无回音。考研的时候完全靠家里面的经济支援,如今,总不能再让家里继续养着我吧。走在首都三月的冷风里,背负着浓重的罪恶感,我不知道路在何方。

终于,我现在的公司(姑且叫H公司吧)让我去面试经管类编辑,当时我开心得跟什么似的。虽然离我喜欢的文史哲还有距离,但是能有编辑这样的职位,对我来说已经是大大的好消息了。

那是我第一次面试编辑,也是第一次做编辑职位的笔试题,题目颇像考语文,好在自己有半年文学备考经历,也很爱看书。虽然说之前没有可以训练过,但是多少也能答完。

答完卷子当场就出结果。HR姐姐和蔼可亲,看着我的笔试卷子,居然欣慰道,答得还不错。

当时那个心啊,一下子就落下来了,在我的感觉里,这种情况八成有戏。

之后就开始面试交流。我就把自己的情况介绍给了HR,我记得当时HR有点震惊,也许没想到我一个管理专业的毕业生却要固执地做编辑吧。

HR说,这样的话你应该面试我们公司的文史编辑啊,感觉你对文史哲更有兴趣也更擅长啊。

我笑,我这样的专业背景,要是投文史编辑,恐怕在第一道筛简历的时候就被筛掉了。

HR很理解地笑了,她说,这样吧,你两天后再来面试一次,我让我们文史这边的一个主编和你谈。如果可以的话,你就可以去做文史编辑。

那个时候我的心情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了,用小说里的话说,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塞翁,看着心爱的小马驹跑掉,结果几天后居然看着它拖家带口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回来了。

也许是上苍开始眷顾我,这天以后,我又奇迹般地得到了另一个Z公司类似的编辑职位,只是不是文史编辑,但是Z公司却比H公司好一些。

于是我就开始纠结了。H公司虽然不及Z公司名气大,但是是我心仪的职位和工作性质,Z公司的职位虽然没那么合心意,但是待遇和名气都更给力。当时就想,如果H公司的文史编辑不要我,我就去Z公司。

两天后,我再次去H公司。

当时是HR姐姐让我在会议室等着,说文史组主编会过来找我。我一个人忐忑不安地坐在那儿,脑海里回荡着自己私下演练的话语。当时唯一的想法是,无论对方是什么妖魔鬼怪,我一定要说服他/她让我留下。

然后我就听到了会议室的门轻响,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人走进来,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毛衫,俊朗端正,有一种很沉静的气质。

我当时赶紧站起来问他,你是文史这边的主编吧?

他笑了一下,是,你坐吧。

没有什么过多的寒暄,他很坦诚道,我听HR说了你的情况,其实在我们组这边,还是希望能找一个相关专业的研究生,因为确实有很多专业的问题,没有学科背景处理不了。

语气淡淡的,话里我却听出了令人心寒的拒意。

我一下就慌了,心道敢情你这不会是不要我了吧。其实来之前我就做了准备,我知道自己在专业背景这方面是短处,唯一能让对方觉得我还有药可救的,无非就是考研的经历。

于是我就开始卖力地推销我自己,我告诉他我怎么喜欢文学和写作,怎么走上考研这条路,怎么到今天这一步,用尽了我所有的真诚。

他一直很认真地在听,末了,有点不知可否地笑了一下,你学管理的,怎么会喜欢这个?

我沉默了一下告诉他,其实我一直就喜欢这个,只是因为家人干预和一些外界原因,才绕了一个很大的弯路,学自己不喜欢的专业。

我并没有撒谎。为了这次面试,我还特意带来了自己写的几篇文章,虽然只是练笔之作,也没有发表过,但却被我视为一个加分的筹码。希望这些青涩的文笔之功,还能说明一下我的与众不同。

他略略翻了一下我的文章,依然是那样淡淡的语气,道,文笔相当不错。

虽然表情极淡,可是我还是感到了一丝希望的光芒。

然而等不到我庆幸,他的下一句话依然带着浓浓的距离感,可是编辑也许不像你想的那样,它更多是修改审读的工作,而不是原创。

我咬咬嘴唇,还是决定再努力一次。我说,我知道,我愿意做。

回想起来,那一刻的自己,仿佛一个斯德哥尔摩症患者,似乎只要对方肯给我一个机会,什么都愿意做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真的觉得自己糟透了,希有是一个优秀的文史编辑,无论是知识背景还是经验。而我是一个捉襟见肘的半吊子。尽管如此,整个面试过程,希有一直非常的平和,不嘲笑也不会嗤之以鼻,尽管我自己都觉得丢人快丢到爪哇国去了。

也许是觉得自己真的和希有差得太多,最后我很坦诚地对他说,我真的很希望做一名文史编辑,我愿意去学习。但无论今天是什么结果,我希望能够在第二天得到明确回复。

然后,我很坦诚地告诉他,我已经拿到了Z公司的编辑offer,明天是最后期限,但是我还是希望做文史编辑。所以,希望您能在明天上午之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。否则到最后我很可能一份工作都拿不到。

当时只是想着把自己的情况能够介绍给他,让他知道我的纠结。虽然这样表面上看来似乎犯了所谓的面试大忌。

人在最想得到的事物面前,总是充满了真诚,甚至是祈求和膜拜,早已经顾不得那些伎俩。

没想到希有听罢居然有点惊奇。你有Z公司的offer却想来我们这儿?

我点头。

我想做文史编辑,我说。

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一点触动了希有,也许是怕我去了竞争对手那儿,也许是被我这种毫无功利的极度理想化思想震到,抑或他本来也就要招我。

我也不知道。只记得他当时很郑重地看着我道,你放心,今天之内一定给你回复。我这边完全没问题。

那一刻,他的眼神非常专注,充满了动人的力量。不知道是不是喜文的人,自古以来都有一种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的天然相知。

--------------

真如印像是一家佛画、行书的网店,{质朴无瑕} {反璞归真} 现代工艺与禅的完美创造
工艺品,传递信仰、艺术美丽生活。了解佛文化请关注微信号:zhenruyx

淡之学 - 平凡刺桐 - 平凡刺桐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